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源居主

十年磨一剑

 
 
 

日志

 
 
关于我

秋实: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岳麓印社社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华人联合会授予酿名专家,其书法作品多次入选国家及省市书法展,曾获《中华杯》全国书画大展银奖。同时被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授予“德艺双馨书法艺术家”荣誉称号,作品入编《中国当代名家书画作品大观》、《翰墨名家精品大观》、《共和国书画艺术名家作品集》。有作品被辽宁省博物馆收藏。其成就被载入《中华英模创新人才榜》,被河南书画研究院聘为客座教授。书法作品润格每平尺1000元。篆刻名章每字500元,闲章300元,好的石料另议。

网易考拉推荐

又是一年清明时  

2018-04-05 20:21:0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一年清明时 - 桃源居主 - 桃源居主

光阴的脚步在不知不觉中又悄然地走过了季,初的清风轻轻地吹动着河边泛绿的垂柳,仿佛在告诉我们春天正慢慢地向我们走来。北方农历三月初的天气还是有那么些许寒意,天空中飘着蒙蒙细,仿佛在诉说着一种忧伤牵挂。“清明时间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每年的这个节气里,我们都会在心里默默地吟诵唐代诗人杜牧的这几句诗词,来表达我们对先人的无尽思念

今年的清明节与往年并没有什么不同,依然是三天法定休息日,我们一家人早早就换上了朴素的衣着,带着纸钱和一些祭品前往乡下老家祭奠先祖,每个人都在心里默默地想起了远在另一个世界的亲人,不免给这个假日带来了一些沉重和伤感

逝者已逝,给生者留下的只有怀念记忆的碎片。每当我跪在母亲坟前焚烧纸钱泼散祭品时,心中的悲伤油然而生,不由得想起她老人家在世时对我们无微不至的关,对家庭全心全意的奉献,与村人们与世无争的胸襟,对父亲一生的宽容,对自己却是无欲无求的豁达,她老人家那张慈祥的笑脸永远定格在我心里,无论何时都不会淡去。每每想起她老人家在世时所受的苦和累,所承受的不幸和委屈,我常常潸然泪下,难以抚平心中无尽的悲伤和遗憾。我时常幻想,要是上天有灵的话,多么希望老天爷能宽怀大度一点,让母亲再多活几十年,那对我来说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小时候家里穷,农业社按社员出劳的工分分粮,家家都不够吃。父母要上山劳动,早出晚归,幼小的我没人照看,母亲怕我一个人在家挨饿受冻,就带上“干粮”把我寄放在九奶奶家里。九奶奶有一个小儿子,也是我叔父辈里最小的一个,年长我一岁,我们从小一起玩耍,我的“干粮”也就自然成了“我们俩”的了,猴急的我们早早就吃完了“干粮”,一个下午只能挨饿了。有一回不知是感冒还是饿晕了,昏昏欲睡,母亲见我无精打采的,忙背起我急急地往回走,一到家里赶忙用铁勺子在灶火里炒了一个鸡蛋,我饿的饥不择食,也顾不得烫,抓起就吃。那个香啊,我这辈子也忘不了了!灶火里的“铁勺炒鸡蛋”,那是母亲永远的味道!

山乡里出生的我小时候很是顽劣,在那种无拘无束的环境里自由生长,无所畏惧。有一次我和幼小的弟弟一起去刚结婚不久的小叔家里看望爷爷。我们有路的地方偏不走,尽捡那危险的羊肠小道行走,走一路玩一路,看见苹果树就摘苹果,看见梨树就摘梨,吃不了就扔着玩。快到小叔家的时候,看见伯叔二妈种的葫芦倒吊在田头的墙上,我一时兴起,拿起自制的“金箍棒”照着葫芦就开打,把地畔上吊的葫芦全打碎了,自觉情况不妙,猫着腰顺墙根一溜烟跑了。二妈知道后气炸了,我还没回家就找上门了,母亲一个劲的陪着笑脸解释说孩子不懂事,等我种的葫芦熟了赔给你,二妈也就是撒撒气,怏怏的走了。我从小叔家回来后,母亲非常生气,把我按倒在地上抓住我的手说要剁了,我从没有见过母亲如此生气,吓得直嚎叫,母亲终究没有下手,我怯怯地抬起头看了母亲一眼,却见母亲也在流泪……

记得那还是上初中的时候,我家距离乡中学很远,有二十多里地,从初一开始我就住校了,刚离开父母到学校不久,一切都是陌生的,也特别地想家。那会,学校灶上不做菜光有小米饭,我们都是在家里拿些盐拌韭菜或者腌酸菜就着吃,有些家庭条件好的同学还拿着猪油,甚至还有个别同学拿肉的,真叫人羡慕。我回家给母亲说了,母亲就到大伯母家借了一老碗猪油,然后把韭菜加进去用罐头瓶子装好给我带上,一周我都吃的津津有味。每个礼拜六中午放学我都会步行回家,母亲想尽办法为我改善伙食。有一次,我饿的前心贴后背,有气无力的赶回家里,可母亲上山劳动不在家,饿的实在受不了了,就在自留地里拔了几个蔓菁,在地上来回滚了几圈,把皮剥了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又困又饿的我躺在硷畔上的树荫下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母亲轻轻地叫醒了我,我看到母亲眼里闪着泪光,愧疚的说,孩子,你忘了我给你说的话吗!这时,我才猛然间想起了我和母亲的一个约定,要是回来母亲不在家,钥匙就放在门上面那扇窗户第三排窗棂倒数第五个格子里。母亲打开门进了家,揭开锅盖,把一大碗仍然冒着热气的羊肉端了上来,母亲说怕肉凉了,她走时在灶火里添了一根杏树柴。我的眼睛开始有些泛潮,心里涌起一股暖流,那是我此生吃的最香的一碗羊肉,至今再也没有吃过那种味道的羊肉了。

祖父祖母有八个子女,四男四女,奶奶早早就因病去世了,连母亲也没有见过奶奶。母亲是爷爷奶奶的二儿媳,按说伺候老人是每个子女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可各家有各家的难处。爷爷从六十多岁开始就因小叔迁居外地住在我家直到九十一岁去世,母亲从没有怨言,默默无闻的做着该做的一切。她对老人的顺得到了我叔伯父、姑姑们的极大认可,他们都十分敬重我的母亲,至今跟我说起往事都会感动的落泪,村人邻居们也都看在眼里,常常由衷地夸赞母亲。

我从没有想过母亲这么快就走了,从查出得病到去世仅仅三个多月的时间,真的是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我常想,像母亲这么善良又坚强的人,一定能长寿,怎么会这么快就走了?她老人家对我们总是百般依顺,可是为什么不多留在世间陪伴我们,甚至“吝啬”的连我床前尽孝的时间都不舍得多给?哦,那一定是她老人家不愿意连累我们,不愿意看着我们伤心难过!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时光拉长了我的身影,长大的我重新审视了母亲的一切。当阳光驱散的残暮时,当斜阳被朦胧的地平线吞噬时,母亲背着农具疾速行走在山间的那条小道上,光明和黑暗都无法阻止她的脚步;当星斗满天,我和小伙伴们在月下追逐嬉戏时,母亲正在将她的爱一针一针地缝进我的棉衣里;当严寒冬日,我穿着暖暖的棉衣围坐在炕上谈笑风生时,母亲正在用那冻裂的双手搓洗寒水中的衣服……

是啊,在这个世界上,父母能不顾一切地为自己的子女倾其所有,但是他们需要子女报答的并不是在物质上对他们的满足,而是子女在身边围绕着,看到子女平安幸福,这就是他们最满足也最想要的报答。

父恩比山高,母爱比海深。母亲的逝去让我明白了要及时尽忠行孝,不要等到他们老了再尽孝道。父母健在时要常常陪伴;病老时要及时医疗;烦闷是要经常交流;更要常回家看看,绝不能因为现在时代好了,通信发达了,不愁吃不缺穿了而遗忘老人,他们年老了更需要精神上的抚慰。当尽孝时即尽孝,莫等来时空怨悔。

岁岁清明,今又清明。小雨往往是这个节气里被演绎得最为淋漓尽致的精灵,让人思念,催人归去。野外“如期而至”地飘起了蒙蒙细雨,和着清风悠悠吹来,轻轻地洒在我的身上,柔柔的,绵绵的,没有了凉意。我和兄弟姐妹跪在母亲的坟前,一起祝福我的母亲在天堂里不再有烦恼和忧伤,不再有那些操不完心的事,愿她的灵魂永远安息,更在心底祝福我的家人和朋友们要好好珍惜自己的每一天,愿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都幸福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