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源居主

十年磨一剑

 
 
 

日志

 
 
关于我

秋实: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岳麓印社社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华人联合会授予酿名专家,其书法作品多次入选国家及省市书法展,曾获《中华杯》全国书画大展银奖。同时被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授予“德艺双馨书法艺术家”荣誉称号,作品入编《中国当代名家书画作品大观》、《翰墨名家精品大观》、《共和国书画艺术名家作品集》。有作品被辽宁省博物馆收藏。其成就被载入《中华英模创新人才榜》,被河南书画研究院聘为客座教授。书法作品润格每平尺1000元。篆刻名章每字500元,闲章300元,好的石料另议。

月到中秋分外明  

2017-08-18 05:35:3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有位朋友给我推销月饼,他是某知名月饼品牌代理商,他说,中秋节快到了,你要些吧,中秋是中国的传统佳节,中秋节走亲串友还是离不了它。我说,月饼前景不是很好,现在三高病人这么多,月饼能量这么大,还有谁吃它呢?他笑说,现在市场的确萎缩不少,但月饼时下花色丰富,品种繁多,有低糖的、无糖的,低脂的,几十个单品,总有一款适合你的口味,如果团购,价格还可以优惠。我给你推荐的这种月饼,你有时间品尝一下,绝对是一流的品质,老百姓的价格。

朋友露出一脸无奈,耸耸肩,说,现在吃月饼的就是不多,生意太难做了。我们这代人总算都知道“食谷者生”的道理,不劝你买了,你还是吃你的五谷杂粮吧。

其实,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零食少,每天饮食清汤寡水嘞,能有月饼吃,那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记得儿时,家里徒然四壁,连糖果、红糖都很难吃上,嘴里整天淡而无味,我百无聊赖时,曾拿厨房盐罐子里豆子大的盐粒子放在口中悠然服用。那种粗盐粒子四四方方,晶莹剔透,一粒在掌,不释手,亵玩之后,意犹未尽,索性丢在嘴里在舌头上反复搅拌,细细品味。盐粒与牙齿不时相碰,发出清脆悦耳的撞击声,宛如服着甜丝丝的糖果一般。只是这东西吃多了嘴里齁咸,所幸家里新打了手压井可解决后顾之忧。

八十年代后期,经济条件好转,我喜食的原来可望不可及各种月饼: 五仁馅、豆沙馅、枣泥馅,大肉馅,统统被我一一征服攻陷。那时,每到八月十五前后,七大姑八大姨,二大爷三大叔,一轮轮亲戚朋友走下来,家里会囤积下一大堆风味各异的月饼,我那年月过得逍遥自在,无忧无虑,也没有健康饮食意识,家人不吃的月饼,基本上都叫我慢慢耗尽,我如同寄生于粮仓里的硕鼠,小日子甜甜美美,结果,夯实了老肥的外号。

那时,中秋节那天,爸会亲自下厨,做上满满一桌子丰盛的菜肴。

在厨房里忙碌了一大晌的爸爸,下厨之后,往往满脸是汗,这时节,月上柳梢头,温柔明亮的月光从深邃的空中肆无忌惮地倾泻下来,洒满热热闹闹的小院,爸爸在脸盆边弯腰呼呼啦啦大把捞水匆匆抹洗一下头脸,然后,端坐在院子中早已被我们摆好的桌子上首,爸爸一声喝令,我们五个姊妹筷子齐下。

月光无痕,绿窗朱门年年绕,而那最后一道菜肴——装在盘子里,被爸爸祭月用的、切成八掰的月饼,如今再也不见了,现在,爸爸老得不能自理,我和我的孩子们都不吃月饼。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