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源居主

十年磨一剑

 
 
 

日志

 
 
关于我

秋实: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岳麓印社社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华人联合会授予酿名专家,其书法作品多次入选国家及省市书法展,曾获《中华杯》全国书画大展银奖。同时被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授予“德艺双馨书法艺术家”荣誉称号,作品入编《中国当代名家书画作品大观》、《翰墨名家精品大观》、《共和国书画艺术名家作品集》。有作品被辽宁省博物馆收藏。其成就被载入《中华英模创新人才榜》,被河南书画研究院聘为客座教授。书法作品润格每平尺1000元。篆刻名章每字500元,闲章300元,好的石料另议。

山中一夜  

2017-08-14 05:35:4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在回忆往事的时候,总回忆那些浪漫的难忘的稀奇古怪的往事。闲来无事的时候,我也想起了那山中一,我觉得在我儿时就属于浪漫的事了,我便想把那一夜记载下来,不能让它在时光中白白溜走,我把它从思维深处扯出来,慢慢走进那不寻常的山中一夜。

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我那时也就十多岁。有一天,在山里看果园的堂兄背着铺盖路经我家门口时,与祖母亲切地打着招呼,祖母便问:“你背着铺盖干什么?”“昨晚在磨山子看守果园,最近每晚都在山上,白天上去干活的了,我就回来。”“今晚让俺孙子跟你一起作伴吧?”堂兄似乎连想没想就愉快地答应了。

堂兄所说的磨山子离老家有五六里路远,村子在那边有一片果园,就派堂兄晚上看守着,到了天亮,林业队就有上去干活的了,堂兄就可以回家了,也照样挣一天的工分。祖母让知我爱吃水果,是想让我跟着堂兄到山里面去过过嘴瘾,而我想是这么想来,更重要的是想去过过山里的夜生活,那时感到新奇有趣。

大约太阳还有一竿子高的时候,堂兄就站在我家门口外喊我,我便一溜烟跑出了门外。我见堂兄还是背着那卷铺盖,就跟在他身后,我俩一大一小、一前一后,乘着夕阳的余晖向磨山子走去。村子通往山里的路还算平坦,只是快到果园时有一段上坡路,大约走了半个多钟头,就走到了山前,一面是村里有名的磨山子水库,周边是群山。一条小径通向了果园,沿着小径一边观看,一边向果园走去,所见苹果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苹果树上硕果累累,红艳艳的苹果压弯了枝头,而是稀稀拉拉地挂着红香蕉、国光苹果,还有更少的黄金帅苹果。我兴致顿时大减,心想,这么少的苹果还用得着看守?这是贫穷落后年代不得已而为之。

我正思虑间,堂兄已走进了一个洞里,我觉得好奇,就走到了洞跟前,发现这是一个沿着地堰就势垒砌而成的石洞,石洞的一面是硬土,其余三面全部是由长方形的条石垒砌的,且洞口是由大块的条石精心垒的,石洞很高,里面很宽敞。儿时不知为什么下这么多功夫垒个洞,现在想来,不只是为了看守果园,更是为了汛期防洪,在这里看守着附近的磨山子水库。

不觉夜幕降临,堂兄点亮了马灯,铺好了被褥,就提着马灯照着摘了几个苹果,到附近的山泉里洗了洗,递给了我,我见有一个红香蕉、两个国光,堂兄只看着我吃,整天看果园,觉得对苹果不稀罕了。

堂兄已习惯了山里的夜,躺下不一会儿就发出了香甜的鼾声,而我却怎么也睡不着。我是第一次在山里过夜,似乎还有点兴奋,也隐隐感到有点浪漫,我要细细品味、享受这山里神秘之夜。

山里的夜静悄悄的,不,风不静、水不静、树上嬉戏的儿也不静,我不羁的思维更不静。只听徐徐的西北风从西伯利亚吹来,经过了大海,跨过了平原,绕着山谷呼呼地唱着歌而来,一会儿急,一会儿缓。风声一会儿高亢,一会儿低吟,风吹着树叶哗啦哗啦响,吹着草儿“沙沙”地欢唱,风儿搅乱了山里一颗童稚的心。

再听山中的知名不知名的鸟儿在树上欢快鸣啭,在我上方的树上飞翔穿梭,都按捺不住激情,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先是低吟,渐渐变得高亢激越,偶尔还会听到“布谷、布谷……”的声音,这是久违了的布谷鸟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悦耳动听,还有许多鸟儿躲在树林里鸣啭,声音尖细清脆,展示着美妙的歌喉,有的像是从喉咙里发出的,有的像是从肚子里发出的,有的像是从嘴里发出的……鸟叫声打破了大山的夜空,也包围着我。

还听到山泉泉水叮咚,溪流淙淙。果园下的谷底就有一眼山泉,流成了一条小河,昼夜不停地缓缓流淌,到了深夜,静静听来,“叮咚、叮咚”的流水声一如敲击着琴弦,异常清晰,特别悦耳;溪流过处冲击着不同的鹅卵石,发出不同的声音,时而涓涓,时而潺潺,时而叮咚作响,这仿佛是天籁,这是平日里所感受不到的。顺着泉水叮咚,我在探求泉水流向何方,它在流向村子有名的磨山子水库。

磨山子水库这是上世纪60年代村子里“农业学大寨”的产物,“农业学大寨”学出“红旗渠”,我大舅官先福时任村党支部书记,带领广大村民“学大寨”、“学红旗渠”精神,就在有山有水的磨山子山涧,选好了库址,撸起了袖子,挽起了裤腿子,一干就是两年,全靠“锨掘镢挖洋镐刨,肩挑人抬小车推”,硬是挖出了磨山子水库,砌水库大坝的时候,天已很冷了,不论干部、社员,都站在冰凉的水里,就是凭着这种拼命精神,修起了磨山子水库。

十几米高、数百米长的磨山子水库,就凭着全村的男女老少干出来的,凭着“一锨一镢”挖出来的,凭着“小车不倒只管推”推出来的,这真是一个奇迹。磨山子水库的建成,灌溉着上千亩的良田,无论天怎么旱,只要放开水闸,哗哗的流水就会流进了旱田,这是流进了村民的心田。

山中之夜的风声、泉水的叮咚声、欢快鸣啭的鸟鸣声、时断时续的“唧唧”虫鸣声、堂兄酣畅淋漓的鼾声,汇成了美妙的大山小夜曲,在大山里演奏、飘荡……

有了与堂兄那一夜的山中相守相聚,后来与堂兄的关系越来越亲近了,彼此心间都珍藏着那浪漫之夜的经历。前些年,堂兄已驾鹤西去,不知他是否把那段山中的清音带去?我不由得怀念起堂兄来。后来,我每每经过那果园、那石洞,我总爱走上前去看一看、转一转,因那里留下了我的情感,留下了我夜的浪漫。

山中之夜,那是铭记在我心中的浪漫之夜,那是我迄今为止在老家山中度过的唯一一夜。午夜回,山里的风声、流水声、鸟叫声还时常在我耳畔回荡、回荡……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