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源居主

十年磨一剑

 
 
 

日志

 
 
关于我

秋实: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岳麓印社社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华人联合会授予酿名专家,其书法作品多次入选国家及省市书法展,曾获《中华杯》全国书画大展银奖。同时被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授予“德艺双馨书法艺术家”荣誉称号,作品入编《中国当代名家书画作品大观》、《翰墨名家精品大观》、《共和国书画艺术名家作品集》。有作品被辽宁省博物馆收藏。其成就被载入《中华英模创新人才榜》,被河南书画研究院聘为客座教授。书法作品润格每平尺1000元。篆刻名章每字500元,闲章300元,好的石料另议。

网易考拉推荐

沈园之恋  

2017-06-30 22:13:4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2日中午,在绍兴饭店吃饭时,大家都兴致勃勃地说着上午的参观。我说,遗憾的是没去沈园看看,那是很值得一看的地方,我几次到绍兴,都未能去成。随行的绍兴市文联副主席柳巨波说,不远不远,沈园就在鲁迅故居旁边,下午要去的。我听了内心涌起一阵激动,,终于要成为现实了。

饭毕,大家上车开始了下午的行程,第一站便是沈园。 沈园的全名叫沈氏园,是南宋时期越州人沈氏的一处私人花园住宅。园内亭台楼榭,小桥流水,林荫假山,十分漂亮,号称“越中名园”。而在我的心里,沈园之美更在于发生在这里的陆游、唐琬的那段为世人所熟悉的故事。陆游二十岁左右时与表妹唐琬结婚,两人相爱很深。但陆游母亲很不喜欢这位媳妇,尽管这位媳妇还是自己的侄女。婚后不到两年,陆游便因母命被迫与唐琬离婚而另娶蜀郡王氏,唐琬也改嫁陆游表弟江南名士赵士程。三十一岁那年的一天,陆游独往沈园游玩,与唐琬夫妇在园中意外相遇。见其孤独落寞的情景,唐琬内心悲苦万分。征得赵士程同意,派人给陆游送去酒菜致意。回想往事,陆游痛苦而激动,提笔在花园墙壁上留下了那首著名的《钗头凤》: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这首《钗头凤》回顾了当年作者与唐琬夫妻恩爱的幸福生活和被迫离婚后的愁苦,更写出了这次与唐琬偶然重逢的情景和自己的复杂心情。看到陆游的词后,唐琬心情难受万分,她也以《钗头凤》为题和了一词:

世情薄,人情恶,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据说此后不久,唐琬就在郁郁中悲伤离世。

陆唐二人的两首词,已为人们所熟知,成千古绝唱,不需多说。母命难违,各自嫁娶,但思念依然深深着,那满腔愁苦、辛酸凄凉从二人的词中我们可以深深领悟到。无疑,陆游与唐琬的爱情遭遇是封建礼教的必然产物,是一出时代的悲剧。

站在诗墙前,我心头涌起一种难言的感觉,八百多年来,这出爱情悲剧带给人们的思考至今未绝。

人们都希望婚姻幸福,但天底下究竟有多少人如愿?我不知道。正因如此,才有了“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的祝福。可这祝福毕竟是理想,是愿望,理想愿望之余则还是要面对冷峻严酷的现实,尤其在这个更加开放、更加多元化的社会状态下,差距就更大了。

有人说过,“在一个人的一生中,应该只有一次爱情,也只能有一次爱情。” 又说,“爱情是两颗心的相印,两个生命的交融”前面这话对否,似乎可以探讨。但是,后者在我看来却无可非议。陆游与唐琬之间的爱情无疑是真挚的,炽烈的,尽管后来也无比痛苦,但他们符合“在天愿作比翼,在地愿做连理枝”这个爱情标准。

史料记载,在陆游后来的生活中,唐琬与他的爱情是那样难以忘怀,而离婚的伤痛又是那样深深地难以平息,他无时无刻不在眷恋着已经逝去的幸福时光,这种感情一直萦绕于怀,就如白居易《长恨歌》中所描写的那样,“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他的《剑南诗稿》以及大量其它诗作中,有一部分就是表现对唐琬的怀念之情的。

我尤其喜爱陆游75岁时所作的那首《沈园》一诗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似惊鸿照影来。” 直到八十多岁时,他还写下了《城南》诗:“城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飞只自伤,尘渍苔浸数行墨,尔来谁为拂颓墙”,写下了《春游》诗:“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这些诗把自己对唐琬的怀念之情写得十分传神。也让我们看出,自从与唐琬分离后,陆游便沉浸在难言的情殇之中,内心孤独万分,沈园有座亭子“孤鹤轩”即因此而命名。默默地忏悔,沉重地负疚,深深地痛惜,一直伴随着他后来的生活。

记得著名画家、学者范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说过,“爱的回忆最令人黯然神伤的是床第欢愉之外的、那不可慰藉的、难以言说的哀伤。那是人类所共有的无边无际、六合不容的至大之悲。”范曾先生这话很有见地,十分深刻。回想陆游与唐琬的爱情正是如此。在曾经共同游玩过的故地沈园再次见到当年深深相爱过的人时,那种欢欣与痛苦是何等纠结,内心的悲苦有谁能知,于是才有了这些让人深深品味并与之同悲同苦的缠绵诗作。

说到陆游的爱情悲剧,就让我想起了一首很著名的爱情诗,那诗中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尽管这诗歌也很耐人寻味,但我总感觉还是缺少《钗头凤》那样真切隽永、刻骨铭心的悠悠韵味。

队队游客络绎不绝地来到诗墙前,在这里驻足。或许他们中有正沉浸在爱的蜜意之中的恋人,或许他们中有恩爱无比的伴侣,或许他们中还有貌合神离的夫妻,他们都在这刻有千古绝唱的墙前看着、听着、读着,然后怀着各自的心情在诗墙前留下与这诗词的合影。我不知道他们对这段八百多年前的爱情故事究竟有何感受,但我在揣测,他们也许在心底期盼今后能像陆游、唐琬那样相亲相爱;也许他们在暗自庆幸没有遇见陆游母亲一样的刁蛮婆婆;也许他们对这对被拆散的恩爱夫妻怀有一种羡慕,甚至嫉妒。然而不论怎样,我觉得他们都在思考,都在品味着,这很有意义。

一对蝴蝶从艳艳的桃花中飞了过来,在诗墙前翩翩起舞,让我生出不尽联想:这美丽的蝴蝶是否就是当年的陆游和唐琬化蝶而来,在这沈园的桃红柳绿中,在这沈园潺潺的春水边又一次感受着爱的旋律呢?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