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源居主

十年磨一剑

 
 
 

日志

 
 
关于我

秋实: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岳麓印社社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华人联合会授予酿名专家,其书法作品多次入选国家及省市书法展,曾获《中华杯》全国书画大展银奖。同时被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授予“德艺双馨书法艺术家”荣誉称号,作品入编《中国当代名家书画作品大观》、《翰墨名家精品大观》、《共和国书画艺术名家作品集》。有作品被辽宁省博物馆收藏。其成就被载入《中华英模创新人才榜》,被河南书画研究院聘为客座教授。书法作品润格每平尺1000元。篆刻名章每字500元,闲章300元,好的石料另议。

网易考拉推荐

西子湖  

2017-06-24 08:09:0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一次偶然的邂逅,注成一生的错误。在柳絮纷飞的日子,只因三千年前蒹葭的传说,便将目光抛进水雾深处,缠绵柔软的丝一点,雾中素女模糊的倒影便将我一生的思绪垂钓在西子湖畔!

江南忆,最是忆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杭州这座被烟雨浸润了千年的古城因为西湖而生长着无尽的诗意画意,西湖,就如同江南的甘霖,让多少多情的心,发芽,拔节,开花,摇曳出万种风情。

琴瑟秀水,萧若长风——衣袂飘举的素女,那是西子从蒹葭葱茏的水湄,轻移莲步,走进草长莺飞的三月。

羌管弄情,菱歌泛——悠哉游哉的隐者,那是林逋从众芳摇落的小园,踏青徐行,走进翠色欲滴的孤山。

偎红倚翠,玉台弄粉——俊采风流的智者,那时苏子从芳草萋萋的长堤,沉吟泽畔,走进烟雨漂流的西湖。

天下西湖三十六,就中最好是杭州。举世闻名的西湖,自古便是文人墨客兴诗作赋的焦点。淼淼湖水无烟而晕,涟漪之中暗含“流出桃花波太软”的万种风情,可谓美不胜收。西湖秀水盈盈,四季顾盼有情,有柳浪闻莺,有曲苑风荷,秋有平湖秋月有断桥残。“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朦雨亦奇”。云烟浸染西湖杨柳的清丽,朝霞催开苏堤桃花的艳景。纷繁的桃花如同少女绯红的表情,风中的花蕊仿佛是她嗬动的嘴角,凝睇掩笑带着一丝淡淡的羞怯,千转莺啼,所有的美好都乱成温馨的呓语,落英缤纷中,我仿佛听到崔护的叹息,“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曾经女孩儿,我那一生不谢的桃花,梦中的新娘,又在哪里呢?她找到自己期待的幸福了吗?也许,有些花,不采,就是一辈子错过!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推开六月的窗就看见了夏天,曲苑的风荷张开梦想的伞,偎红倚翠,绵延无边。碧翠的莲叶,如同绿色的罗裙,在水光中摇曳,浓绿了清澈如镜的西子湖,也浓绿了诗歌的天空。半亩方塘的深处,采莲女小楫轻舟,迤逦而行,微动船橹,荡起阵阵涟漪,暖风伸出亭亭的手为她拨开前方的莲,摇曳的身姿仿佛在与金荷共倒!莲动影移的背景里,好像有着似曾相识的印记!是她吗?千荷万荷中最动人的她吗?是那个每一瓣羞涩都燃成一鬏粉红,每一个笑靥都抓住我流连目光的她吗?林花谢了枫红,夏荷惊扰了姑娘的裙风,不愿变成水草,从此甘心做你唇边的柳笛!只要,只要你愿意,让我靠近“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一卷细长的风,吹散了所有的梦。手拂华发,撩开水雾。伊人不在,水波清幽,只留下一季夏花的绚烂。

秋风拍打着梧桐,孤山的叶落了,西湖的秋便随着落叶来了!“一夜疾风过苑林,吹落黄花满地金”。秋来了,花就随着秋瘦了,随着秋愁了。花如此,人又何尝不是,古往今来,有多少寂寞的人惆怅于秋,又有多少惆怅于秋的人寂寞。然而,西湖的秋悲寂之余,却更多的透着人情味儿!败荷零落,有哀杨掩映。青山绿散,有碧水相随。当金风送爽,玉露生凉,伴着飘香的丹桂,那美丽而又柔软的平湖秋月登场了,“天上月一轮,湖中影成三”,西湖边,我心相印亭,看那塔影,云影,月影连成一片,烛光,月光,湖光交辉相映。槛烂萦红,向苍穹问暮色寥廓,可曾有倦尚未归林,乘风好去,长空万里,是否依然依稀依侬。

携着春柳的情思,夏荷的气势,秋月的神韵,西湖的冬带着她洁白玲珑的花瓣婀娜而至,如果说北国的雪是粗犷的汉子,那么江南的雪便是那可爱的精灵,寒气里透着亲切,家常里又带点桀骜。雪落了,落的是那么轻盈,那么沉静,如同堆砌的梨花把大地装染的一片素白,被雪儿银装素裹的白堤犹如一条银蛇清晰玲珑的舒展在湖面,堤的一端有一座被悠悠岁月洗涤了千年的石拱桥,每当冬去春来桥顶的雪化了的时候,桥的颜色便与水天的颜色混然一体,远远望去,仿佛断了一般,此景便是西湖著名的“断桥残雪”。

其实桥并没有断,断的只是许仙与白娘子的一世情缘。岁月匆匆,不知那柄多情的油纸伞是否还能挽住对岸思妇梦中曾经有过的斑斓。雷锋塔下,西湖的水徜徉了一千年,也召唤了一千年,这一千年来,搁浅了多少岁月,又寂寞了多少人生

月华如水,如音乐般静静的流泻着清辉,是在为那无处可寄的香魂铺就温床吗?“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处是苏家”。温柔的银蟾啊,难道你不知道?貌绝青楼,才空士类的她早已完完整整的融入了西湖的青山绿水中,不信你看:芊芊绿草,是她的茵褥;亭亭青松,是她的伞盖;春风拂拂,是她的衣袂飘飘;流水叮咚,是她的环珮声响。生于西泠,死于西泠,她遂愿啦!带着相思凝成的血泪,带着等的枯干的心,在19岁那年,慕才亭下,香销玉殒。“恨不颠狂如大阮,欠将一曲恸兵闺”。多少回灯花挑尽难以成眠,多少次登楼远眺不见故人,等了一辈子,盼了一辈子,望眼欲穿了一辈子。可那俊朗的笑脸还是没有再出现过。那是你珍贵的情泪呀,就这么早的绽开的花蕾,就这么容易倾情付出!

阮籍呀阮籍,你是否看到那对镜梳妆时的慵容,是否看到那对月低吟时的孤影。是否看到那等待你慰藉的情怀。

思念西湖边,杨柳飞雪堆烟。”一句歌词唱不尽西湖的悲欢离合。悠悠斜阳,是谁用踉跄的脚印踩出两行历史的印记。沧桑世海,是谁用声乐的多情挽住梁祝的盟约。芸芸众生,是谁用乐曲的典雅诠释爱情的真谛。难以承载欢欣,却翩然着隐约的慰藉,十八里送别,相通的心,总似相望的岸,无法盛下近在咫尺的温暖,当所有的思念被历史的风尘烘干,不知如今的软玉是否还能打捞起当日的回眸。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真爱的路上,总淋漓着凄风苦雨。试想如果没有当时的相遇,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是否这思恋就会随风而去!繁华如梦,流光易逝。如今的西子湖畔,春水绿波,长桥犹在,情侣依旧。恋人们依旧你侬我侬演绎着双飞蝴蝶的梦,可谁又能明白那些被写进历史的坚贞。谁又能告诉我,一双眼睛读懂另一双眼睛,需要多远的距离?一颗心在另一颗心里叠印,需要多少日子??

一弹指倾去古今,往事已随风飘逝。西子湖的晴空,流传着太多太多未解的答案,等待着后人们去搜寻。搜寻就留给别人吧!至于我,只想更多的陪着她,陪她看那油纸伞悄悄变了颜色,陪她吟唱一季又一季的诗篇,只要,只要她喜欢。我就愿意……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