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源居主

十年磨一剑

 
 
 

日志

 
 
关于我

秋实: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岳麓印社社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华人联合会授予酿名专家,其书法作品多次入选国家及省市书法展,曾获《中华杯》全国书画大展银奖。同时被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授予“德艺双馨书法艺术家”荣誉称号,作品入编《中国当代名家书画作品大观》、《翰墨名家精品大观》、《共和国书画艺术名家作品集》。有作品被辽宁省博物馆收藏。其成就被载入《中华英模创新人才榜》,被河南书画研究院聘为客座教授。书法作品润格每平尺1000元。篆刻名章每字500元,闲章300元,好的石料另议。

心境  

2017-06-21 05:27:5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从何时起?同学聚会陡然多了起来。说是“井喷式增长”就有些过了,至少这一热词的程式,“成长”的有些让人惊愕。从研究生、大学、高中、初中、乃至小学同学聚会,均呈现出熙熙融融,层出不穷,比比皆是的盛况。没准,哪天还会萌生出个“幼儿园同学”聚会。

同学聚会为啥“走红”?其成因、条件、意识、认知、论点、论据,众说纷纭,各说各是。这不是我所能说清楚的,也不是我想表达和叙述的。

50 后的人们,已是退休或即将退休的群体了。他们自然而然的热衷于同学聚会,莫名其妙的是一呼百应,约定而成,整装而行。究其原因,懵懵懂懂,谁也说不清,也不想去说清,“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前些日子,妻子应原南京大学的同学之邀,前往鹰潭、南昌聚会,并结伴畅游闽赣的“三山加一楼”。作为“家属”,我也有幸应邀同行。那天下午,我们俩口,乘高铁,从南京出发,直奔聚会的第一站鹰潭。鹰潭一度被戏称为:火车驮来的城市。早年间,鹰福、鹰厦铁路在此交汇,是华东铁路入闽的咽喉要道,汇聚着四面八方的旅客。鹰潭的同学昵称“小海军”,喜迎八方的城市性格,已深深地烙进了他的心田。眼下,老同学的到来,似乎一之间将其“打回原形”。

昔日,南大珠江路校园里,活跃着一位“小海军”,平日里,他总是忙忙活活、喜笑颜开、话少事多。同学忙复习,来不及打饭,就去找他;没空上街买日用品,找他;不想提前排队买电影票,还是找他。他从不为同学们的小事、琐事而烦恼。就是这样一位“小海军”,这次接待老同学,来了个全家总动员,甚至找来了他的高中同学“齐上阵”。那天,从夜里到下午,接站的接站,开车的开车,住宿、餐饮,一切接待事务,分工明确,井井有条。又重温了一把,在职时的“接待工作”。

晚餐在酒店的一间大房间里进行,同学聚会和家宴一桌起席,欢声笑语,问候祝福。小范围“好同学聚会”的发起人,徐州的同学*牛和北京的“小空军”,首先致辞感谢!接着,其他同学推杯换盏,相互祝愿。就连“小海军”及其高中同学的家人,也被聚会的氛围“和谐”了。此时,“小空军”和同学*牛在咬耳笑谈,似乎时空又重回四十年前的南大校园。在宿舍楼拐角处,几个东欧女留学生,在围着牛同学吵闹纠缠,非要他逃课带她们去夫子庙游玩。小牛面对同学请求,历来“心软”,尤其是面对外国女孩就更“心软”了。但他还是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乞求“小空军”,不管怎么编瞎话,也得帮忙去找辅导员请假。“小空军”也真够“同学”的,二话不说,转头就向校办公楼飞奔而去。随后,牛同学便趾高气扬地履行“国际义务”去了。至此,“牛同学”三个字,便在几个好同学心中,颠倒了次序,变成了“同学*牛”。

同学聚会不同于家庭聚会,家庭聚会除了能体现亲情团聚,其乐融融外,不小心,还可能勾起家庭琐事的烦恼,难现平和的心态。它也有别于同事聚会,这种相聚,往往目的性很强,责任感较重,且常处在那有形无形,难以释怀的官场气息中,易勾起自己工作历程的艰辛、成功、失败的往事,是一场不轻松的应酬。而同学聚会的“核心意涵”是心境,是在一种平凡、平等、天真烂漫、无所顾忌、情深谊长、淡泊愉悦的心境中相会,它能找回自己,找回那心灵中的一片净土;找回那往日稚气、淑雅、英俊、靓丽的青时光。

第二天,我们一行十人,去此行程的第一山—龙虎山游玩。那天,云遮雾障,淅淅沥沥的下着小。远处的龙山隐匿,虎山雾罩,漂流竹筏座椅上的水渍片片,我们不时撑起雨伞,就连取个景,拍个照都很困难,可我们依然兴致很高。雨,随风翩跹,湿了眼,潮了衣;竹筏下河水,静静流淌,清清的,深深的;两岸崖壁,在雨雾中耸立,朦胧中显现出,大自然的鬼斧匠心,龙虎山的虚幻玄奥。抑郁沉闷的空气,被欢声笑语涤荡,郁郁葱葱的山林难掩昔日青春的畅想。在恬淡的心境中,无须“须晴日”方可“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翌日,我们登上了三清山。由于主人的安排得当,我们免去了不少舟车劳乏,尽管如此,登三清山的“累”,还是无法避免。

我们一路攀登,一路“累”着,“累”是此时的“关键词”,它“累”出了江南第一仙峰;“累”出了俗事、烦恼全无影;“累”出了心境的“简单”。心境简单了,自然是天高了,云淡了,峰秀了,树奇了;花香了,人美了,心醉了。当我们登上山顶向下俯瞰时,那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震撼,使我们惊诧满眼,那个气势、那个秀美,还是超出了想象。放眼望去,奇峰峻岭,云卷云 舒;环视周边,怪石松涛,山花烂漫,人们仿佛在仙境中徜徉。

从三清山下来,我们走的是崖壁栈道。直立山崖,叠嶂层恋,蜿蜒栈道,凌空镶嵌。在栈道上行走,还真有些让人心悬。岂不知,那个极力主张游“三山”的同学*牛,有些恐高。在一边崖壁、一边深渊的栈道上,都不敢睁眼,他一直紧贴栈道内壁,躬身屈膝行走的十分艰难,要知现在,何必当初?可他嘴上硬说:“来值了、来值了!我主要是为大家着想,‘怕’了我一个,‘高兴’同学们”。不知啥时起?他开始履行“国内义务”了。

下山后,我们又返回了鹰潭过夜。由于大家都很疲乏,“小海军”随即安排,用两天时间来游武夷山。早晨,从鹰潭出发,午前就到了武夷山,少做休整后,我们走进了景区。无论是在一线天的白云岩、虎啸岩上,还是在大红袍、广袤的茶园里,我们尽情地呼吸扑面的茶香,深深地拥抱大自然的风光。

山水层恋在武夷,武夷之魂在九曲。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登上了竹筏,在澄澈清莹的九曲溪中漂流。盈盈溪水,折为九曲,山挟水转,水绕山行,曲曲现奇峰山景,段段呈山水画卷。我们在竹筏上,望山景、赏水色、听水声、触溪流,轻声细语,舒畅坦然。蓦回首,轻舟已过九曲涧,“九曲将穷眼豁然”。此时,我们思绪云骞,浮想联翩:人生的曲折磨难,工作历程的艰辛坎坷,事业的挫折、成功;就如同这九曲湾,不断的重复着“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涵。我们退休了,闲下来了,从容豁达的心境,抚平了“纠结的昨天”,“又一村”的“朗润”,昭示着同学们未来生活的“康庄、平川”。

鹰潭的游程结束了。次日早晨,我们乘动车,从鹰潭赶赴南昌。行前,我便从妻子的絮叨中得知:此行,负责南昌接待的女同学,是她们班上的“核心”,是学习上的“领头雁”。去年,才从副厅的位置上退下来,在同学中,属事业上成功的少数佼佼者。

40多分钟后,我们就到了南昌。她俩口子,早已在出站口等候。接上我们后,便按行程安排,进入了“参访”程序。她俩即作领队,又做导游,带领着我们,到有标志性的江边历史文化长廊观看。在历史名人、风俗文化的碑刻、雕像前,同学们驻足观看,拘谨地像个“参观访问团成员”,静静的听着,不停的点头称赞。一时间,还未进入“同学聚会”的“角色”。随后,我们又到天香园游览。

天香园中,栖息了众多的候。小岛上,水丛中,成群的大雁、天鹅,跟随头雁在觅食游弋;灌丛上,树梢间,成片而栖的白鹭、朱鹮惊掠逃散。这一景观,出现在市中区的小园林中,还是比较罕见。我们是边走边看,边游边谈。也许是望景生情的缘故吧?同学们昔日的“领头雁”,那种律己待人,严宽有度,热情奔放,快言快语的“本色”,依稀再现。这时,大家在笑谈中,“角色”开始发生转变。前四十年,后四十年的往事,一桩桩,一件件,在大家的脑海中,瞬间重现。在凉亭中小息时,“小空军”从手机中翻出当年的毕业照,大家逐一“对照入座”,争相识辨。由于“领头雁”毕业留校、读研,在校时间较长的缘故,对照片中,大家不了解的领导、教师,他都给以“如数家珍”般的指认,使大家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久久难以释怀。

晚上,在一家有特色的饭店里,同学聚餐再次开场。在仿古式装修的房间里,一桌九人,围席而坐,六个同学,三个“男家属”。至此,本次“好同学聚会”的全体人员算是到齐了。“忆往昔”,仍是本次同学聚会的“主题”。一旦提及,算是打开了“话匣子”,“戏说声”、“调侃语”,此起彼伏,“往日的你”纷纷走进了同学们的回忆中。从“调侃”中,我才得知,妻子原来是班上的“二班花”。她和北京的正同学,喜好穿军装照相,我从家里的老照片中见到过。“姐妹俩”同属“不红妆爱武装”的“主”。所不同的是,“二班花”毕业后,嫁给了我这个“民兵”,说起来“蛮失望”的。正同学的这一“偏爱”,给了现“妹夫”以可乘之机,他发挥“巡航导弹”精准、迅速的特点,闪电般地拿下了“妹妹”。有可能,还信誓旦旦的说,跟着我,“至少”让你当上大校夫人。诺言虽实现,但止步于将军前,却是“至少”惹得祸。这也足以说明“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的正确性。

我作为“二班花”的丈夫,同学们的“大姐夫”,每次聚餐都被安排在主宾席上,真有些“受宠若惊”,“惭愧至极”。与其相比,相形见绌的人生历程,真有点愧对“二班花”。鲜花插在了“花盆里”,成长空间太小了。还好,我们相濡以沫,闻过则喜,定能过好后半生的生活。

酒桌上三个“家属”,逐渐争得了“话语权”。当我问起,你们“俩副厅”,“家庭事务”如何分工时,“领头雁”的家属—“大妹夫”直言不讳的说:“我们家分工十分明确,她仅负责家庭决策和养花,其他事物全由我负责,权利没有,活计特多。特别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一到晚间,她经常让你,快点拖地,淌点汗洗澡舒服。命令下达不清楚,是让拖地,还是让洗澡?这倒好,弄得我是一听洗澡,手就想摸拖把,好长时间都改不过来。”哄笑中,我在想,这肯定是“巴甫洛夫”在作怪,我也有类似的感觉。在酒店门前,当看到“柴、米、油、盐”的牌匾时,由于“条件反射”我似乎就进入了厨房,当看不见“锅碗瓢勺”时,才反应过来。“二妹夫”抢着说:“我做好一桌菜,就听唠叨,这个咸了,那个淡了,老了、嫩了、稀了、稠了。蹊跷的‘条件反射’使我做的下一顿菜,这个更咸了,那个更淡了。”为此,“二妹”特烦“巴甫洛夫”。还是“小空军”大校坐得住,说到家务基本没什么反应。一问才知道,他在“厨房作业”已经几十年了,“厨房意识”早淡化了,已没有了“条件”何来“反射”。

退休了的男“同胞”,从事“家务工作”,早已成为必然的选项,“领导”发话了,不乐意也得干。

在南昌的第二天早晨,我们来到了滕王阁,这也是此行程的最后“一楼”的景点。来到了滕王阁后,我们戴上无线耳麦,在解说员的讲解中,乘电梯到六层,然后,由上至下地进行参观。享受了一次“高品质”的解说。从解说中,我们得知:滕王阁是江南三大名楼之一。“初唐四杰”之首的王勃,因脍炙人口,传诵千秋的《滕王阁序》而名垂青史;而滕王阁又因王勃,而名贯古今,誉满天下。文以阁名,阁以文传,历千载沧桑而盛誉不衰。最后,我们来到了阁前广场上。主楼一层正东檐下,有一块“瑰伟绝特”九龙匾。匾书为唐代大书法家怀素的狂草手迹。导游指着匾上这四个大字,要大家辨认,并说:“游客中,能全部认出这四个字的人,少之又少。”我们还真认不全这四个字,随后,她便说出了“答案”。就是这一“少为人识”的“玄念”,强化了游人的记忆;又因“怀素的无意和不经心”,添彩了滕王阁美轮美奂的传说。

从容淡定的心境,易使人产生美的遐想。望着这四个字,同学们的脑海中浮现:瑰伟青春年华,绝特人生足迹,有缘同学聚会,难忘欢情时光。

午后时分,“长亭外,古道边----”的童声乐曲,似乎萦绕在我耳边,同学们整装待行,依依话别。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