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源居主

十年磨一剑

 
 
 

日志

 
 
关于我

秋实: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岳麓印社社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华人联合会授予酿名专家,其书法作品多次入选国家及省市书法展,曾获《中华杯》全国书画大展银奖。同时被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授予“德艺双馨书法艺术家”荣誉称号,作品入编《中国当代名家书画作品大观》、《翰墨名家精品大观》、《共和国书画艺术名家作品集》。有作品被辽宁省博物馆收藏。其成就被载入《中华英模创新人才榜》,被河南书画研究院聘为客座教授。书法作品润格每平尺1000元。篆刻名章每字500元,闲章300元,好的石料另议。

时光安然,岁月不经老  

2017-06-21 05:24:4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陪伴着最的人去度过人生中的每一途。二十多年的时光轮转中,岁月的步伐匆匆,从来都是不舍停留。就这样,我们在时间的长廊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四季不停的更替,平平淡淡的日子好似流水般无痕而过,走过路越来越多,经历过的故事也是越来越多,有的无趣有的精彩,但是这颗心却是越来越脆弱,经不住生死离别,经不住缺失爱人的路途上的遗憾。总是以为时间还有很多,总是以为一切都还来得及,总是以为我们会在错过中邂逅一段美好,但是不经意间白发却插队了光阴。这么多年,很多经历过的故事,故事中的人,故事的情节,变得越来越模糊。有些时候,我甚至不知道怎样去面对自己的健忘,是好是坏,连我自己都没法去下这个定论。总而言之,这些年,很多的人散了,很多的事也散了。人这辈子是一出没有剧本的戏,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情节是什么,你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卸妆落幕。总有那么一些人在你并不漫长的生命中昙花一现,然后相忘于江湖,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见;总有那么一些人,在你的时光中存在过一段时间,但是后来他们离开了,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每每想到这,各种各样的不舍和感慨总是蜂拥而至。后来我才明白,原来眼里的风景,已是记忆的故事。当彷徨和不甘一蹴而就,我不知道此时我内心的纠结出自何处,当岁月一天天苍老,我已无力承担时光压在肩上的担子,太过沉重。一点寒灯耿光,或许这些年我真的已经懂了什么才是成熟,也正在一步步走向成熟,那些曾经少年不识愁滋味般雀跃的矫情与嗷叫在今天看来竟然是如此的肤浅单薄。后的黄昏中,当天边仅剩的霞光照耀大地,投射在每一滴水珠上,每一个浮动的光影都是时光中最美的点缀,每一份点缀也必然有一个美好的故事。

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们同样一无所有,甚至是这身皮囊,很多时候都成了我们任性的累赘,我们可以潇洒度日,不食人间烟火,可以不懂人情世故,可是,人这辈子就这么长,青山不老、绿水长流也不过是人们将情感寄托天地的那点期盼罢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就是把自己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中。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兮旦福,每当我们以为可以这样简单去度过余生的时候,命运总会像个小丑一样蹦出来,然后恶作剧一番,你呢,明明被捉弄了,明明叫苦不迭,却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面对。对于命运,要么缴械投降,要么迎难而上,除此之外并无他法,这个可恶的小丑从来就不会跟你讨价还价,因为他从来都是站在王者的角度俯视着人世间的人和事。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变故,每一次都被命运猝不及防地打个趔趄,行走在路上的脚步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关于那些灰色的人、灰色的事、灰色的日子,也越来越不愿去提及。不禁想起了很多年前学过的一首诗,枯藤老树昏鸦,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夕阳西下后的景象是夜的黑还是寂寥的冷仿佛都和我们无关了,这一切慢慢开始在脑海中远去。老,也慢慢变成了一个唯恐避之不及的字眼。

我总是期望岁月能够懂我,哪怕是薄凉,我也能够找到一份安暖。流年是一个,我想不出什么华丽的辞藻来形容这个梦,我只知道,当我推开这扇轩窗的时候,挥手尘缘远处的风景,掬一捧怡然的清风,握一手相安的心懂,将一季崭新的灿烂迎接入怀,将一许沁人的馨香送至心间。我知道,命运多舛其中自有它的玄机,也许这是穷尽生命都没有办法解读的。哪怕是眼前的这一段路,你都没有办法去搞懂这来来去去、分分合合中的深意。在这信息爆炸的时代中,我们总是能从各种途径中听说谁谁谁是不老传说,这岁月中根本就没有不老的的人,没有不陨落的星辰,我们用文字寄托了太多的情感,太多我们真实世界中无法实现的梦。我们都是烟火中的尘埃吧,在刹那的绚烂之后暗淡,比起这宇宙的时间,这个比喻应该是合适的。从来到这是世界上那天开始,我们的航行就正式开始了,这是一条没有办法更改的航线,这也是一艘没有锚的行船,这一生注定只能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孤独地漂泊着,然后在沿途的风景中找寻生存的真谛。孤影伴清月,茕茕身孑立,这何尝不是一种美好,这何尝不是一种奢侈。

我见过很多的老人,在一场大病后开始担心、害怕离去,然后开始活的小心翼翼,生怕走错一步会给自己的人生画上句号。他们开始眷恋,眷恋这人世间所有的一切,他们开始回望,回望这一生所有的故事。我们谁也没有办法去看足谁的成长,作为独立的个体,命运中所有的难测是要我们独立去承担的,随着年龄增长,我们开始怕老,毕竟还有那么多的事没有做,开始感受到岁月划过指尖的那种微微的疼痛。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时间从来都不会因为谁的离去而停下前行的脚步,太阳也不会因为某个人而改变东升西落的轨迹。我们可以掌控很多,却唯独没有办法掌控时间,看着日子一天天溜走,我问自己为什么,徒劳一场,我终于明白这是一个没有办法解释的存在,再厉害的科学家、再厉害的哲学家都没有办法解释这其中的缘由。

在农村,你总会看到某个地方,或是河边的某棵树的树荫下,或是某家的大门口,或是某个不经意的地方,会有一群老人聚集,除了一日三餐,他们其他的时间基本上都到这来蹲点。我有时候特别好奇,这个年纪的人会有怎样的心里的变化呢?或许真的只有自己到了这个年纪才会知晓吧。他们多数在这打牌、喝茶、闲聊,或者是安静地坐着。,周而复始,慢慢这就变成了一种习惯,而恰恰是这样的习惯,让我觉察到一丝丝惨淡。那是时光更迭中的痛,那种痛麻木心智,感慨自己的老去,却是对生活无能为力。一群老态龙钟的人,灰色的基调,落寞感油然而生。电影里的女明星,看似光滑的一张脸,人们总是感叹她们为什么年纪那么大了仍旧年轻,这无非得益于现在越来越优秀的P图技术、化妆技术、整容技术罢了,谁也逃脱不过岁月无情的变迁,任何人都是一样,晚霞残照孤影的落寞谁也没有办法躲过。

弥留之际,生命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才知道在命运面前我们是如此地渺小,面对生死我们同样无能为力,当锦瑟年华不再,暗夜的幽歌一遍遍召唤,周遭的一切再也没有当初的模样,只遗留下一道无助的眼光罢了。谁也没有办法阻止老去的节奏,纵然我们是那么不情愿走进黄昏,纵然我们是如此害怕黑夜的寂冷,但是它终究还是在慢慢靠近我们。年少时关于年老的感慨终究抵不过这残酷的现实,我们一样固执,固执着不想与落日余晖同行。这辈子,脚步匆匆,又有谁的离开是心甘情愿呢?在这静寂的尘世中,所有的故事都是殊途同归,当生命的尽头就在眼前的时候,我们同样害怕如此草率的结束,我们同样不喜欢此时的黄昏夕照,原来我们都怕死,无一例外,或许这就为什么我们都是俗人的原因吧!这么多年,走走停停,我们留住了什么,又放下了什么,有多少人记住了,又有多少人忘记了,一指流沙,却不经意间苍老了这陪伴我们一生的岁月。

 若我有神力,我只想让此刻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把这一生中最美的故事放逐在这流年中,即便走在日落西山的小道,还可以有此陪伴左右,有这暖风吹拂单薄的双肩,不再孤独彷徨,不再寒冷寂寞,依然如故潇洒地梳理光阴,温暖四溢着,与晚霞共舞!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