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源居主

十年磨一剑

 
 
 

日志

 
 
关于我

秋实: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岳麓印社社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华人联合会授予酿名专家,其书法作品多次入选国家及省市书法展,曾获《中华杯》全国书画大展银奖。同时被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授予“德艺双馨书法艺术家”荣誉称号,作品入编《中国当代名家书画作品大观》、《翰墨名家精品大观》、《共和国书画艺术名家作品集》。有作品被辽宁省博物馆收藏。其成就被载入《中华英模创新人才榜》,被河南书画研究院聘为客座教授。书法作品润格每平尺1000元。篆刻名章每字500元,闲章300元,好的石料另议。

网易考拉推荐

叶之落  

2017-06-11 06:46:4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人都知叶落,却不知叶为何会落。

藏也!草木枯黄,万物凋零。四季之中,冬最为沉寂,苍凉、萧条、寒冷……鲜有人喜欢冬天

草木发于,繁于,枯于秋,落于冬。这是四季的规律。

北风渐起,水愈寒冷,许多树木的叶子随风而落。我住的小区后面便是运河风光带。自搬来这里已有两年光景。每当心情烦闷时,我都会到这里看看河上忙碌的船只,看看红枫,杨柳和一些不知名的杂树。

记得半个月前,第一场冬过后,叶子落了满地,有的浸在水洼里,有的落在草坪上,还有的被行人踩得沾满了泥土。记忆最深的还是一小道旁,有一颗红枫,红似一团团火焰,当我走近的时候,看见不少的枫叶掉落在地上。我弯下腰捡起一片未沾水的干净枫叶,放在手里把玩。一片枫叶,自发芽到红透,最后落地,便是它的一生。以最美的模样,结束了这一世。当冬来了,红枫叶落,我会将它们一片片地捡起,装入玻璃瓶内,让叶装饰陋室,散尽它们最后的光华。这是我以往的做法,但后来我不再这样做。因为我悟到了。叶落归根,叶与树木为一个整体,叶发于木,最终也归于木,当叶子生时,依靠树木提供养分与水分;当叶子落于树下,会逐渐腐烂,化作土壤的一部分,给树木的根提供来年所需的营养。叶子的使命便是落入土壤,为树木储存明年的养料。

叶之落,是为了造就一个纯粹的而又有别于其它季节的美好,因而必须脱掉繁重的外衣。

中国最美县城之一,以“平原绿海美”摘得最美县城桂冠。无处无树,有树便有。这是没错的!偶尔在县城的街道旁漫步,会有一片片黄叶在空中飘落,鸟儿从这个树梢飞到另一个树梢,欢快地歌唱。这种意境似乎只在美文中才能看见,但现实中确实存在这般美好,让你感觉到,仿佛在世外桃源,而非凡尘。若是说到桃源,其实老家可以称作桃源。原因有三:一是清时,县名为桃源县;二是曾经夭桃千倾;三是如今风景如画,宛若世外。

春夏秋等季节,所见的叶子基本上是静态之美,冬天的叶子飘飘荡荡,为动态之美,这种美好自然是独特的。

叶之落,也是一种生命的蜕变。离我最近的一处公园,叫做艮山运河公园。算起来,只去过三次,而且前两次也未走遍全园。面积大概有六百多平,草木种类繁多,垂柳与灌木围绕着的是一圆形水塘,水塘的东边是粉墙黛瓦,墙下是一排修竹。水塘北岸有一亭,叫做清风亭,临水而建,亭之北,有几株高高的铁树。树旁有一小径通向西北于正北方向。向西北有几十块石头垒起的假山,紧挨着十来棵修竹,倒是有几分郑板桥竹石图的味道。也许是最近准备尝试学学国画的缘故,所以多留意了一会。前两次并未走过,这次大有收获。正北的小径直通运河,小径的东边有两座假山,周围是几株芭蕉,显得有点狼狈,有一半叶子折了,垂下了头,叶子上有一块块灰色的疤痕。运河边有一座石拱桥,雕刻着龙纹。桥下的流水犹如波涛,大概是由于落差,所以声势浩大。桥对面是一排长廊,雕龙画栋,自不必说。桥下之水来自南边的水塘,水塘之水应该来自贴沙河,桥之南亦有一排垂柳,叶儿正黄。我曾作词一首,歌颂垂柳最经寒冬,给一河北朋友看过,她说:“那松树呢,不也耐寒吗?”我只好道:“南方多柳,少松。”她说了个“切”,便不再与我说话。

垂 柳

春来赏柳,翠屏浮碧浪,媆奷青秀。渐入寒冬,又观垂柳色依旧。虚心垂柳春帏绣,叶儿橤、袅娜青釉。傲难存、微步凌波,飘渺随风雨。油染莹莹柳絮,似春意盎然,永不枯朽。

叶落篱边不语,却强干傲枝,风雨不惧。万木凋零,自然之力难驾驭。垂柳默默长绿续,晓四季、悠悠思绪,性谦谦、故克刚强,经岁久。

“云影波光聚一廊,春花秋月歌千秋”,多美的楹联。然而,如此美景中,却有一些流浪者在此“居住”,细想一番,倒也觉得正常,人人都美景,包括他们。同样是无处可归,不如选择一佳处,了此余生。不知他们是向往陶宏景的听涛,还是向往白居易的“郡亭枕上看潮头”的逍遥自在。不管怎么说,他们放弃了我们不敢放弃的名誉,金钱,得到了我们得不到的。在这一得一失之间,他们的心灵获得蜕变,犹如从土中爬出的知了,褪去旧的衣壳,展开双翅,得到另一种生活,广阔而清高。

桥洞有水冲出,汇入运河,一层层白浪翻滚,响之盛,如沙丘流沙风鸣;如千军万马;如钱塘弄潮;如山谷松涛。冰川化水为溪,溪汇河再入江,最终归大海。这是水的一种蜕变。

叶之初为绿,后为黄红,由稚嫩变为成熟,入冬后,雨水渐少,叶将水留给了根,自己却不断干枯,坠入大地,化为尘埃。其实叶子并未消失,而是以另外一种生命形态,存在于这个世间。这便是叶的蜕变。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