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源居主

十年磨一剑

 
 
 

日志

 
 
关于我

秋实: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岳麓印社社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华人联合会授予酿名专家,其书法作品多次入选国家及省市书法展,曾获《中华杯》全国书画大展银奖。同时被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授予“德艺双馨书法艺术家”荣誉称号,作品入编《中国当代名家书画作品大观》、《翰墨名家精品大观》、《共和国书画艺术名家作品集》。有作品被辽宁省博物馆收藏。其成就被载入《中华英模创新人才榜》,被河南书画研究院聘为客座教授。书法作品润格每平尺1000元。篆刻名章每字500元,闲章300元,好的石料另议。

网易考拉推荐

金陵夜雨  

2017-05-02 06:15: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凉风微微的吹佛着湖面的波光涟漪,让人不觉有些寒意。波涛打在船板上,溅起的水花滴溅到了她脱了鞋的三寸金莲,却是透骨惊寒。她娇弱的身子微微发抖,伸手裹紧了披肩的斗篷,回首望向湖岸。

湖岸是那旧都金陵,风过后,却只现那千年沧桑。火光映红了天空,把雨中的天空也照得血红。那是水与火的交融,融入的是那国破家亡的悲与痛,更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失与落。

这映红了天的红光,像极了她十八岁那年的烟火。那时的天下,国泰民安,盛世太平。她是金陵城中富甲天下的员外之女,自幼锦衣玉食,绫罗绸缎。那晚元宵,金陵城放起了烟花,她挑开闺阁的窗户,轻摇团扇,与女眷说笑打趣。楼下是宽阔的街道,家家户户挂起了彩灯,一行军将骑马而过,他是大将军的儿子,金陵城中的小霸王。骑着红鬃骏马的他,回首凝望,便见了那娇容若桃李的她。

元宵的晚热闹非凡,她终经不住尘外纷扰,也跑出家门在喧嚣的集市上流连忘返。五彩的灯笼高高挂起,谁要猜中灯谜便可赢得全城最美的一支珠钗。她生性好强,誓要夺得桂冠,可饶她蕙质兰心却终破不了这重重谜团,只听身旁一人摇首对语,轻松便对解玄关。她回眸看去,白色深衣,轻摇折扇,他是这进京赶考的举子,书生意气,文质彬澜。他将赢得的珠钗赠送与她,她双眸含珠、脸颊嫣红,微微低下头,不敢伸手接拿,低声说道:“公子才冠群雄才获此奖物,我又怎好生收拿。” 他笑说:“宝钗配美人那是理所应当,小姐何须推辞。”她听言脸色更红,轻轻伸手接了过去

只见街头冲出一群官兵,不由分说便将她围住,她心中大愕,高声说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为首官兵上千说道:“我家少爷请小姐过府一叙。”她鼻子冷哼一声:“谁识你家少爷,快快走开,本姑娘要回家。”官兵说道:“我家少爷可是大将军的公子,他看上你可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还不快快跟我走。”她冷笑道:“就是那金陵城中的恶少么,别人怕他我可不怕他,快让开来别当路。”官兵听言恼羞成怒,伸手便要上前施暴。他健步上前挡住官兵,把她护在自己身后,官兵恶狠狠的说:“小子劝你少管闲事,不然吃不了兜着走。”他朗声说道:“你们光天化日强抢民女,还有无王法,我是天子钦点的应试举子,你们谁敢动我。”那官兵想也知道这殿考在即,举子万万动他不得,便后退了一步,叫嚣道:“你知道你得罪的人是谁吗?”他冷哼道:“我管他是谁,身为朝廷命官知法犯法更是罪加一等,我们读书之人,上对江山社稷,下对黎明百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你们身为官兵不保护众人平安,怎还可欺压百姓,这怎还对得起天下黎民。”他的言辞引来路旁众人纷纷叫好,官兵们看人心所向,自也没了气势,慌忙扭头离开。她看着他,那仁义礼信,刚正不阿,深深印在她的心里,浅浅对他一笑,以报谢救围恩情。

翌日的早晨,阳光照耀着金陵城的每个角落,她早早的起来,刚出屋门便听父亲叫唤。来到厅堂,却见一英姿少年坐于堂中,父亲介绍说他是大将军的公子,今日亲自前来是想和你交朋作友。她看了看他说:“少将军请回吧,我一介弱女子,高攀不起你们达官显贵。”他起身而来,笑道:“小姐还为昨日之事生气,是手下人不懂规矩,惹恼了小姐,我在这里先陪个不是。”她摆摆手道:“不必了,少将军的不是小女子可消受不起。”他被当众这么拒绝,感觉脸上无光,心里虽然有些不悦,却也忍了,转身对她的父亲说道:“伯父,我是真心喜欢你家女儿,愿与之结为秦晋之好。”父亲听言大喜,拍手称好。她却嗔道:“好什么好,我不同意。”他听言大声道:“你居然胆敢拒绝我,我倒要看看你为何不同意?”她道:“少将军贵为朝廷命官,却横行霸道,欺压乡里,纵容手下克扣百姓,试问你要这高官厚禄有何用?”父亲听言慌忙摆手让她不要再说,她却不管继续说道:“大丈夫做事,就应当顶天立地,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息,对社稷对黎民应该视如亲己,辅佐皇上治理好天下,使国家昌盛百姓安康,此才为之大丈夫也。”他呆呆望于她,他不敢相信这慷慨激昂的话语是出自一个女子之口,不觉拍了拍手说道:“果然不是一般女子,我没有看错人。”她谈谈的道:“承蒙少将军夸奖,如无其他事,小女子便先行告退了。”说罢转身便要离去。他心中甚慌,急忙说道:“我要如何才能获得小姐芳心?如真可与小姐为伴,我愿辞官去爵,随小姐走遍万水千山。”她听他此言甚为肺腑,心中微微一颤,回首说道:“将军好意小女子心领了,只可惜小女子早已心有所属。”

心有所属的便是少年书生的他。不过几日他也来到她的家中拜访,却被父亲所拦,父亲告诫她穷书生怎比得过万户侯的少将军,他不同意她和他在一起。她以死相逼誓要与他为伴,父亲扭之不过,便将她关入房中,威吓他说:“我的女儿必嫁状元之才,你若真喜欢她便考个状元回来,否则休想再有相见。”皇天不负有心人,他奋发图强,果然考取功名,官拜翰林。父亲见状自也没话好说,便就答应了她和他的婚事。

婚礼当天她在闺阁梳妆,却闻有人送来一封书信,打开看来,是他书写,那金陵小霸王。信中言道:“那日元宵夜晚,我有幸见小姐芳容,心中以神驰所以。我本狂逆,当即自作主张差人请小姐过府一叙,却惹恼小姐,我心中一直过意不去,翌日前往府中,只怪也太过仓促,小姐对我所言句句入我心扉,大丈夫做事确应江山社稷为重,天下百姓为亲。本说言愿辞官去爵以伴小姐,不料边患告诫,我必率军而往之,这山河存亡之际,大丈夫理应血溅沙场,不负天下苍生所盼,亦不负小姐那日铿锵劝词。今日听闻小姐大婚,心中甚是痛惜,却也为小姐得寻知己而高兴,只怪自己不善,与小姐有缘无分,此乃天意,无奈何他。只盼早除边患,凯旋而归能再见小姐,此信虽是初次,却也算得诀别,战场瞬息万千,生死皆由天定,若我能活于回来,还望小姐摈弃前嫌,饮我这杯迟来的贺喜之酒。”她看完书信眼角有些莹湿,却听闻有人推门来催促,慌忙将信藏于身后。

他率领三军坚守城外,这已经是他剩下的最后亲兵。敌人太过凶残,一路退败至江岸,身后便是旧都金陵,那是他最后的希望。前方狼烟四起,敌人已经渡过长江,他举起手中宝剑,愤然说道:“这是我们最后一战,身后便是我们的家乡,那里有我们的父母兄长、妻儿伙伴,我们就算碧血染红江水,也要守护他们平安。身为军人,今生以祖国军卒之名立于天地之间,以吾碧血溅轩辕,休叫胡马乱河山。”敌人蜂拥而来,他众我寡,众力难敌胡刀寒。他身披的盔甲已经被鲜艳染红,回首凝望,这金陵古城在风中肃立,那是最后的江山。手中的宝剑鲜血一直流淌,谁也分不清这是他的赤血还是敌人的遗伤。一支箭簌地划过天际,直插入他的胸膛,那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她,那冷若冰霜却艳似桃李的脸颊,她对着他露出了笑颜,他也嘴角上扬“我做到了,大丈夫为国为民、碧血染青霜,为社稷黎民死得其所、死得酣畅。”

黑压压的乌云笼罩着整个金陵城,城门外早已集聚了数不尽的敌人,将城池团团围住。她与他来到湖边,登上一艘画舫,他们齐回首看向这座城池,往日的繁华早已满目疮痍。她悲声说道:“郎君,今日国破家亡,我虽为女儿,却也不愿苟活,愿与君一起以身投湖,共赴国难。”他“嗯”了一声,脸色有些发白。她向前走了几步,见他没跟上来,回头问道:“郎君,脸色怎么如此难看?”他低下头说:“这寒风萧瑟,湖水必然冰冷,我身为堂堂大丈夫,又身负皇恩,不该有如此死法。”她眉头一锁,问道:“那该是如何死法?”他抬头道:“大丈夫应战死沙场,才算是死得其所。”她冷笑道:“好啊,那你去吧,冲出城外与他们厮杀,杀一个抵本,杀两个赚一双。”他听出了她话中的讥讽,又默默低下头去。她转过身去,淡淡地说了声“你走吧”,他心里一颤,说:“你不跟我一起走?”她说:“你先走,我想在这里静一静。”他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沉吟了许久,说道:“娘子,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我们投降,或许还能有个一官半职,我们还可以过上幸福日子。”她心里突然沉沉一痛,像是被刀狠狠刺中,一只手紧紧抓住了胸前的衣襟,一只手微微摆了摆手,“你走吧,这样的荣华富贵我消受不起。”他扭过头去看了她那娇弱的身影,那是她最的女子,但是她却要他一起赴死,他一生受人奚落,好不易才考取功名,却不料江山危亡,他不忍放下那来之不易的荣耀,而就此埋葬于湖底,沉沉一叹,转身而去。

乌云终究被洪荒蛮力所撕破,大雨侵袭而下,冲刷着苍老的城墙,往日琉璃光彩的朱红宫楼在暴雨的蹂躏中黯淡下去,青石板的街道转眼积满了雨水,哗哗的流进了城中百姓的家里。只是宫门前的那对石狮,仿佛还在注视着这座经历了沧桑的城池,它想用它的目光把这一切保存下来,这城里发生过的事,住往过的人,和繁华昌明的岁月。他冒着大雨来到了城门前,嘎吱一声打开了城门,伏跪在地上,颤抖地喧道:“臣,恭迎大王入主中原!”

她站在湖边的画舫上,回头看着那火光漫天的金陵城,那是她的家也是她的国,是她往昔的回忆。回忆里出现了两个爱慕于她的男子,一个纨绔官宦,却愿为她放弃权势,在山河破碎时血洒疆场;一个仁义礼智,却连死亦同穴都食言,在国破家亡际卖主求荣。她冷冷一笑,笑自己有眼无珠,笑自己命途多舛,望着这茫茫湖水,泪早已沾湿衣裳。她呆呆望着湖水,喃喃语道:“这水冷么?冷的是那天下人心吧!”脚尖轻轻踮起,纵身便坠入湖心,一朝红颜芳破,可怜落花遇无情。

一夜金陵雨,洗净多少铅华。江山烟雨,卷起千涛巨浪,自古谁能明赤心。功名利禄,还是碧血清明,全凭后人吊祭,只是这英姿魄气,又几人如依。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