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源居主

十年磨一剑

 
 
 

日志

 
 
关于我

秋实: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岳麓印社社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华人联合会授予酿名专家,其书法作品多次入选国家及省市书法展,曾获《中华杯》全国书画大展银奖。同时被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授予“德艺双馨书法艺术家”荣誉称号,作品入编《中国当代名家书画作品大观》、《翰墨名家精品大观》、《共和国书画艺术名家作品集》。有作品被辽宁省博物馆收藏。其成就被载入《中华英模创新人才榜》,被河南书画研究院聘为客座教授。书法作品润格每平尺1000元。篆刻名章每字500元,闲章300元,好的石料另议。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人的生活  

2017-03-27 22:12:0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生活 - 桃源居主 - 桃源居主

每天上班下班,外出谋生赚钱,回家照看家人,似乎是老天为我划定的轨迹。与往常一样,下了班回家,可到了家门口,我才蓦然意识到需要掏出钥匙,今天的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啊!步入偌大的一个家,四处出奇的寂静,静悄悄的通道里,只有我的脚步沙沙声,家里的人都去哪儿了?往日里那熟悉的嘘寒问暖,厨房里锅碗瓢盆撞出的叮当作响,还有电视机里莫名其妙的喧嚣,此刻,为何消失?曾经女儿们嬉笑吵闹声,那往日里回家时挂在嘴边的“奶奶”呼唤,似乎只在脑海里荡漾,或者只是昨日残存的记忆

我曾经沉浸在上有老下有小,左右有帮佣的盈盈大家庭中,过着热闹而温馨的日子,日子过久了,家的氛围,家的概念,便已经深深烙印在我的脑中。而今,那些原本熟悉的声音忽然间戛然而止,不由另我惶恐不安。一种莫名的孤单、萧瑟、寂寥,犹如季里的阵阵寒风,侵袭着我的心扉,袭扰着我的心愫,我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逼迫着走回过往的曾经,延续找不回的过往。或许,人总会在不同的时间做着不同的事,在不同的地方去完成各自不同的使命。每个人不过是来尘世书写一劂各自不同的故事,演一场各尽各责的折子戏罢了!我熟知的家,永远都会有人::是母亲、老婆、孩子、姐姐、亦或是亲朋,至少还有保姆坚守。而今日的家里,何以空荡荡的冷漠?何以物是人非?我在四壁的萧然中寻觅,在沙发上,在屋内的床上,亦或厨房的灶台前,那些曾经的身影为何消失?人生风景永远都是这样,当拥有时,反觉得那么的遥远;当失去时,却又觉得那么贴近。

回眸间,年轻时曾在外漂泊多年,当某一天回到了家,便与母亲相依。每天早早晚晚回来时,我需要钥匙开门。可是,每当我蹑手蹑脚开门,都会传来一声母亲的怪责:又这么晚,原来,她一直等着我。自从女儿呱呱落地,照顾襁褓中女儿成了家里首要任务,从那时起,家里也多了保姆,自此,我回家再也不需要掏出钥匙,因为,家里一定会有人在。光阴似剑,日月如梭。如今女儿们已经羽翼丰满,扑打着展翅高飞到遥远的英伦去完成她们的学业。我知道,终有那么一天,她们将飞向更加遥远的浩瀚蓝天;渐渐老去的夫人,自然是忙于瞄准时机去与她们团聚,享受那为数不多的珍贵时光;为夫的我,自然给予理解与支持,毕竟那是她必生最为骄傲的作品;已然仙逝而去的妈妈,应该正在天国遨游吧?应该过着她老人家喜欢的逍遥生活,应该是幸福而自在吧;保姆,曾经是我家中不可或缺的一员,也是我家挥之不去的魇。从有了女儿到如今的二十几年间,家便一直为保姆所绑架,我曾以最宽阔的胸襟,最慈悲的心,祈求换回她们一丝丝的感动,帮我为父,帮我为子,可是,当我耗尽了精力和钱财与之周旋,斗争,可是,每一次败下阵来的,永远只是妥协的,永远是无奈的我,我真不解,这钱为何能使人心变得如此龌蹉。如今,我终于有了底气可以把她们辞退,逐出我的家园,解脱我的烦闷,过上我所希望的自主生活。

生活这把利剑,每天都会将我割伤,削去了丰盈的肉,留下清瘦的骨,每一天我们都在装扮离合与悲欢的戏幕。当我把身边的人送去各尽各责时,猛然发现,我已逾越了知命之年,韶华不再唯有空叹忧伤。可是,我还在热忱地沿着宿命的轨道前行,继续着或有或无的折腾,总是期望可以看到我想要的天际彩虹,即便那风景一次次把我辜负。人生真的是一场戏梦,我们在不同场地更换不同的舞台,在不同的人面前扮演不同的角色。每个人从生下来就披上了戏服,直到人生落幕才可以回到最初的自己。出身在潮汕大地,一个笼罩着大男子主义,把颜面看得比生命重要的土地上,一出生就被裹挟上潮汕男仔的戏服,从小祖训戒律一直萦绕于脑海,我又哪来胆量脱下这身戏服。每天我背着行囊匆匆赶路,忙忙碌碌,其实是掩饰内心的沮丧。我深知,人生如逆旅,蓦然回首,来时的路已被落叶覆盖,我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悲伤,只希望可以找寻一息宁静,脱下一身的不自在,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安抚疲惫的灵魂

当暖阳洒在我癯弱的身躯时,我在想:难道我真的就该活得跟蝼蚁似的,在湛湛日光下不断地寻寻觅觅吗?生活无论你有多忙碌,事业无论多么宏伟,人际世事多么地身不由己,我只哀求给予自己一个宁静的空间。今天的家里,不正是我梦中的清净驿站吗?关上门,走入了厨房,打开冰箱拿点肉末,肉丸,生虾,做个米粉汤,外加个炒韭菜,一份自给自足的暖心的晚餐,仿佛就是丰盛的饕鬄。当整理完厨房,欣赏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成果,我才发觉生活原来如此惬意。男人啊!其实,不过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裹挟在外表的威猛盔甲,又有随人愿意老是穿戴。如果有了机会脱下盔甲,躲开世俗的眼光,远离各种各样的监督视线,去内心中向往的自由之海游弋,是一件多么逍遥自在的幸事。因为那里撑不起两脚规的姿态,也就没了那些指指点点,唠唠叨叨的数落,可以我行我素,可以放纵自己,可以放荡不羁。因为,在那梦幻的世界里,我放下了颜面,忘记了如紧箍咒一样的潮人祖训,即便没出息也是快活。今,我赖在沙发上小憩,沏一杯茶小抿,刷刷手机趣事,回放一段久违的国足胜高丽棒子,欣赏一段白落梅行云流水的作品,美哉!乐哉!至少这清静的时光才是真正属于自己,曾经的烦恼悄然被风吹散,愁闷的邂逅已然匆匆擦肩。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世间有那么多的人,感叹自己就像一个伶人,因为他们不曾脱下一身的戏服。

也许,热热闹闹,高朋满座,天伦之乐是一种幸福;风风火火,奋力拼搏,舶来惊喜不断,也是生活的一种福分;遭遇阻力重重,劳心劳命的困惑迷茫,在夜夜挑灯冥思的窘境中蹒跚,也不失为人生的一种磨砺。无论怎样,不过是生活的一种状态而已,身处尘世,身披戏服,我们都在演绎着上苍安排给我们的那个角色。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故事的内容自然不同。只是,这故事的内容,可是不会顾及你喜欢与否?演好演坏,都在个人修为。今夜,我终于可以穿着睡衣,游走在自己的世界里,亦或,这本来就是我最梦寐以求的时光。谢谢寂静的夜晚陪伴!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