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源居主

十年磨一剑

 
 
 

日志

 
 
关于我

秋实: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岳麓印社社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华人联合会授予酿名专家,其书法作品多次入选国家及省市书法展,曾获《中华杯》全国书画大展银奖。同时被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授予“德艺双馨书法艺术家”荣誉称号,作品入编《中国当代名家书画作品大观》、《翰墨名家精品大观》、《共和国书画艺术名家作品集》。有作品被辽宁省博物馆收藏。其成就被载入《中华英模创新人才榜》,被河南书画研究院聘为客座教授。书法作品润格每平尺1000元。篆刻名章每字500元,闲章300元,好的石料另议。

网易考拉推荐

回忆童年捡柴  

2017-03-24 13:35:4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凡是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六、七十年代,我们农村煮饭烧的燃料,都是从坡上砍来的柴草和从田里挑回来的稻草麦草等,站在我们寨子后面的山坡上往下面看,就能看到每家每户的房顶上会冒出一缕缕炊烟,在寨子上空中不停地缭绕,这个时候,我们就晓得大家都在煮饭了。

我记得那个时候,农村很多地方都没有通电,更不用说用天然气、煤炭、液化气了,农闲的时节家里的劳动力在农闲那几个月,大部份时间都是向生产队请假,用来砍柴、割草,我们这些在校读书的学生呢,每逢星期六和星期天,小伙伴们都会邀约一起,随大人们到溪的细沙河、老山沟、百杨坪等地方捡柴。

头一天的晚上,大家约好了第二天早上出发的时间。第二天,天才刚刚刷粉,我还沉睡在浓浓的乡里,就有人上门来催着上路了,我急急忙忙起床穿衣,吃了点妈妈炒好的油炒饭,穿上汽车轮胎做成的水草鞋,腰上捆着木制刀别壳,将磨得发亮的砍柴刀别在上面,手提一包烧熟的红苕,(讲究一点的家庭,用瓷缸装上炒过的现饭现菜,用一根帕子包好提着),追上同伴们,大家嘻嘻哈哈,唱着歌谣出发了,人多的时候,有十多个人,排成长长的一个队伍,浩浩荡荡向目的地进发。

拾柴是有很多讲究的,一般我们都是捡干柴,有的时候实在捡不到干柴,就只好砍生的,但是砍生柴,会遭到当地农户的干涉,我们主要是捡他们砍树子留下的杉杆、杉尖,还有就是当地烧炭翁砍柴留下的一些树枝,这些树枝经过太阳晒之后,叶片已经发黄,枝杆都是半干的了,要是一个人遇到一大堆,肯定会高兴一整天的。

找到了柴,首先要找到捆柴的滕子,这种滕子只有树丛中才长得有,我们都钻进树丛和密林中去寻找葛滕、红滕,实在找不到,才砍几根树枝条,一只手抓一头地反复地绞着,让树条渐渐变软,然后把两根树条的树尖部打成一个牢牢的结,铺在地上,将柴一根一根地理好铺上去,长了的树丫要砍掉一截,估计重量和数量差不多了,就将柴捆起来,有时一个人捆不紧,则两个人相互帮忙,捆的位置一定要选好,捆的位置低了,挑起来后,上重下轻要打羊角庄倒天冲,如果捆高了,人挑起走的时候,下部份会不停地绊着在地上的岩头,中间的腰滕捆好之后,还要在下部捆一根滕子,两捆柴捆好,才去找挑柴的千旦。

有时候,在找柴的过程中,也会意外地发现适合做千旦的树子,一般是杉木树,首先砍下来,要留足长度,中间的枝叶剔除,再将两头削尖,中间的部份还要削得光生生的,挑的时候才不会磨坏肩膀。

在捡柴过程中,最可怕的事情,就是遇到毒蛇,蛇一般都是藏在阴暗潮湿的树丛和草笼之中,人进去之前,首先要用岩头掷几下,看里面有没有动静,确认里面没有野鸡、野兔、蛇等怪物之后,再慢慢地钻进去。

蛇也有好几种是有毒的,如青竹彪、三步倒等,这些蛇对人的攻击是很凶猛的,在那时,也经常听到捡柴的人被毒蛇咬伤的事情,只要别人一提到蛇,我的身上都要起一层鸡皮疙答,浑身上下发抖,看到密密的树林和草丛,一般我是不会深入其中的。在这些伙伴中,我的表妹是一个很泼辣、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她经常都笑哈哈的,好像没有任何烦恼一样,黑中透红的脸蛋经常都挂着笑容,每次她找到柴之后,都会大声地喊:“三表哥,你快过来,这里有一堆干柴。”等我找到了她的位置后,她又到其他地方另外寻找柴去了。

柴捆好之后,每个人都要把柴一捆一捆扛到大路边,找一个比较宽敞的土台或平整的空地放下,将千旦两头分别插进柴捆腰滕下面的适当位置,插好后要用手先抬起柴担子试一试,看两头的重量是不是基本相当,看千旦插的位置是否恰当,如果两捆柴一头轻一头重的话,挑起来行走是很相当费力气的。

等大家的柴捆好并插好千旦,绑上了绊绳,齐齐整整地把柴担子排成一个长队伍放好,然后大家才坐在一起吃各自带去的午餐,有时大家会相互地品尝好吃的东西,有的把在捡柴过程中找到的八月瓜、弥猴桃、桃子、杏子等拿出来供大家分享,有时也会唱起学校里刚学到的歌曲,在嘻嘻哈哈之中把一切劳累抛到了九霄云外。

吃过午餐,喝上几口清清的山泉,然后挑起柴,又是排成长长的一个队伍,开始返程。

柴担子刚挑上肩膀的时候,觉得重量还比较适中,大家跑起来也飞快,一路高歌一路嘻笑,可是只要走了一段路程,有的人就感觉到肩膀上担子越来越沉了,脚步会不由自主地变慢,队伍变得稀稀拉拉的,跑得快的把走得慢的远远地丢在队伍后面了。

每次我都成了队伍的尾巴,我的腿好像不是长自已的身上一样,总是不听使唤,迈不开步子,肩膀上觉得是火烧般辣痛,走一阵我都要放下来休息一会再走,从细沙河坡脚往上走翻那几道坡,我走走停停最少要休息几十次,累了时,我就坐在小路边,看着那些躲藏在云雾中的远山,在心里暗暗地发誓,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长大了考个好的大学,绝不能再这样只是一辈子干这样的活儿了......

人的命运有时真的难以预料到的,我最终也没能迈进正规大学的大门,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正是有了童年时的这段苦难的经历,有了这些体验,后来不管是在工作中、生活中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我才有勇气正确地面对现实, 才有了克服困难的决心。记得我结婚后,妻子生了小孩,我请假回来搞双抢,我把身上挎包一丢,抄起鎌万、钎担、绳子就往小麦田里跑,不到半天,硬是一个人把一亩多小麦全部割完、捆好、挑完,一点儿都不觉得苦累。

现在,煮饭炒菜再也不用烧柴了,多数人家里用的是电磁炉、液化气、蜂窝煤,有条件的还用上了天然气,现在站在我们寨子后面的坡上往下看,过去那种炊烟缭绕的场景再也看不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